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1976年,我养了两只鸡  

2012-12-03 11:34:39|  分类: 散文随笔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土豆汤,今天是白菜汤,明天肯定是土豆白菜汤,当年的冬天基本这样,当然,偶尔也会买到几块豆腐。

开春后,窗子外的地上小草绿了,小树也长了新叶,可一个上小学、一个在托儿所的两个孩子,怎么着也好像“绿”不起来。小脸黄黄的,只有眼睛显得挺大。大娘大婶们告诉我,说这是少油水,欠营养。于是,真想给小孩买点鸡蛋“追追肥”。

其实,那时也有肉蛋,只是在年节才发票供应半斤或四两。平日里,郊区的农民也有“冒险”进城卖鸡蛋的,不过他们不是卖,而是换,就是用大米、白面同他交换。东北农村粗粮多,都想要些细粮。城里人有大米白面,可也是按月每人才十来斤,没有“出兑”的余额。所以,这种交换很难成交,再说如果让管事的看到,这行为是属于犯法之例,问题很严重。

俗话说“小鸡不撒尿,各自有道道”。我养鸡也符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精神的。于是,星期日我骑车20多里到乡下,找到一户养鸡的,在我多方陈述,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感动之下,那大嫂终于以每只5元的价格卖我两只鸡。回来的路上,我算了一下,我工薪是每月42元,这10元钱可是我一周的薪水呀,如果养不好,可就赔大了。

事还是真来了。我住单位宿舍是一楼,我很得意在门前展示一只白鸡一只芦花鸡,同事们正夸赞我这行动颇有“创意”时,居民大院管事的大妈们来了,说城市不准养鸡,散放在外面是要被“逮捕法办”的。这一头冷水,几乎毁了我的养鸡“事业”。可我这个人,从来就是喜欢依靠群众的,几个邻居群策群力,终于达成共识:放在屋里养。接着他们七手八脚帮我弄到些干草铺垫在我的床下,权当一小窝;又放个盆,供应鸡们的饮食。

第一天晚上,让我们都激动的睡不着。我在床上,听着鸡们咕咕咯咯的交谈,盘算着我养鸡事业顺利开张,两个孩却总爬起来向床下张望。女儿问,它们在说啥?我说它们从农村进了城,为有了城市身份在高兴吧。女儿又问,它们在床下太挤了吧。我说不可能,咱4口人住12平米都不嫌挤,它们俩住的好比是单间了,比在乡下住的“集体宿舍强多了,再说还是“软床”。俩孩子好像对我的回答挺满意,不一会儿,在鸡哼小夜曲中,他们就睡着了。

早上我们是被鸡们的踱步与“晨练”的声音吵醒的。水泥地面上出现几堆儿鸡们的排泄物,我赶紧下床去收拾。就在我低下身体擦拭地面时,让人大吃一惊的事发生了:床下干草上,两个红皮儿大鸡蛋冲击视线!于是,我的头脑发热,一天2个,10天20个,一个月60个,我好像是葛朗台,迅速计算着我的财富。

这一天,我的心情舒畅。可下班一进家门,就来了考验:地面上、床上、桌子上,到处是这二位的排泄物,而且,屋子里的空气相当不雅。是要一个干净的房屋,是要吃到鲜美的鸡蛋?二选一。这事不是马上能决定的,我给孩子们做饭。我把两个鸡蛋用豆瓣酱一炒,俩小孩满脸欢喜,笑脸印在我心里,看着他们香甜地吃饭,我的选择已不容置疑:为了吃鸡蛋,屋脏也合算!

不过,为了小孩的饭菜得到改善,“鸡蛋从何而来的教育”是不可少的。为此,我做如下分工:我每天剁一盆白菜叶子拌上玉米面,是为鸡食;咱们上班上学时,用一米长绳子拴上鸡腿,另一端拴在床腿,限定它们的活动半径;儿子8岁了,放学后要在宿舍旁草地上捉一些小虫之类,为鸡增加养料;我做晚饭时,两个小孩要牵鸡们在院里散步,生命在于运动;女儿虽小也有活干,她要把丢弃的蛋壳弄碎,混入鸡食内,鸡也要时常补钙呀。

由于措施得当,全家团结,两只鸡几乎不休“产假”,为我家提供着高蛋白。然而,没有不散的筵席,两年后,不知为什么,它们都老去了。我与孩子们商议,对于做出如此大贡献的鸡们,还是让它们入土地为安吧。我们埋葬它俩于窗台下的泥土里。我们想念这两只鸡,也感谢它们,正如后来歌中唱的那样:谢谢你,两只鸡,伴我走过那清贫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