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乌鸦的执拗与眷恋  

2011-04-26 13: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鸦的执拗与眷恋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自然特点,桂林的桂花飘香,重庆的雾都奇景等等。北方的沈阳也有一种人们司空见惯的景致,那就是早晚准时飞过城市上空的千百只乌鸦。我所见的一条飞翔航线,是日落时从东北方向飞越北陵上空,向西南飞去,早上由西南方向飞来,有的落于北陵,有的继续向东北方向飞。

乌鸦,北方称老鸹,是大小如鸽,满身黑亮羽毛,翅膀闪着绿光的鸟儿。至今它与沈阳已结四五百年的缘分。传说是当年努尔哈赤被明军打败,他跑到林子里跌倒,是一大群老鸹落在他身上,才幸免被追杀,最后才有了清朝的一统天下。所以努尔哈赤视老鸹为神鸟,谕满族人世代供奉。历史上各朝帝王都有些命大福大造化大的神奇传说,其实,那不一定是真。早在努尔哈赤统一女真部落前许多年,满族人就有了在自家院子里立索伦杆,并在杆顶置一木斗,斗内放上粮谷以饲喂老鸹的传统。他们认为老鸹能飞上天,会给人们带回天神的旨意,喂养它可结善缘。三四百年前,沈阳城里的满族人家,家家院子里都有一根索伦杆,就是在故宫的西侧,还特意开出一片草地,每日撒些谷物专门喂养老鸹。

老鸹本来是活动在城外或田野草地的,可一到冬天,大雪封山,草地被雪覆盖,真是冰天雪地,老鸹就没了食物来源,它们就要到有人居住的地方觅食。当它们发现城内有这么多免费美食,而且又无人惊扰,久而久之,在老鸹的“思维”里或许就形成一种“观念”:大家一块到城内吃免费午餐。于是,几百年来它们渐渐发展壮大,成千上万的老鸹,不仅冬天来,而是一年四季,天天准时早上八点左右,从野外成群结队飞临市区,下午五点左右“下班回家”。它们的居住地是城西和城南,飞行路线非常准确。笔者儿时每天早晚都会很有兴致地看千百只老鸹飞来飞去,有时感叹它们准时准点的“组织性与纪律性”,以及为了吃饭不怕辛苦与劳累的精神。

时代在变,景致在变,人也在变。城内空地、草地少了,大楼多了。城内路宽车多人杂,安静地方少了。人人都在忙,早没了喂养“神鸟”的习俗。近些年,老鸹的数量开始明显萎缩。但这种鸟儿不知为什么,它们仍然是早上从城外飞向城内,在仅有的几个还有绿树草地的公园“落脚谋生”。它们为什么不向更广阔的山野或树林飞去?或学候鸟的方式,去寻找另一片天地?这么执拗地依恋祖上曾经的乐园。

有人说,这种长像并不美丽,甚至有点让人厌的鸟儿,从世代相传就有了对人的“依赖思想”。也有人说,这种鸟儿不怕人,总认为人类是它们的恩人,是朋友,不愿离去。虽然现在缺吃少喝,但日子还会过下去的,有一天算一天,或许明天比今天更美好。最近有研究者说,在其它地方也是有乌鸦的,在村落,在田野,在山林,它们是种群居鸟类。而沈阳的乌鸦或许是在城市还能找到食物,另外它们野外的栖息地没有受到破坏,这都是它们不飞离故地的原因。老鸹不怕寒冷,食物杂,有坚韧的生命力,当然也包括执拗的性格。因此,沈阳的老鸹才飞起一个执著坚守的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