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我的父亲母亲  

2010-07-21 18:4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如流。三十年过去了,清明时节,又让我想起了父亲。

1963年,父亲因肺病提前退休,退休金每月30元。当时家里有父母,哥弟妹5人在上学,嫂子和小侄女,共9人。我与大哥已工作,每月共寄家30元。家里的状况是60元9个人生活。父亲是一家之主,58岁的他,一夜头发全白。但他很乐观,因为他找到了一条“生财之路”。

他做了一把铁钩子,又从卖水果的摊子上要了一个大筐。一天早上,他手提铁钩,身背大筐出发了,他要走街串巷捡破烂儿。这在当时是个稀少职业,一是有的人面矮,没有这份勇气,二是街上可捡到的东西很少。刚开始,我爸也怕人笑话,出家门时他戴上口罩,到了其它胡同才摘下来。他主要捡街上的废纸和谁家垃圾箱里的玻璃碴子,那时废纸8分一斤,玻璃碴子3分一斤。开始我爸在城内小胡同转悠,收获甚微。几天后他到中街,去“寻访”商店的垃圾箱,收获大增,一天能背回十多斤破纸。当他把捡的破纸送到收购站,换回一元或比一元还多的票子后,他精神一振:如果天天有此收获,一个月就有30多元的进项。如果买8分钱一斤的高粱米,可买三百多斤,日子还用愁吗?儿女们上完大学没问题了。

看到了目标,人就有了活力。他扔下大筐,买了四个小铁轱辘,又用木板造了辆小车,扩大了运载能力。自从他的工具进入“半自动化”之后,他的游走路线也得到延伸,城里的两处小学校,女子三中,城外的48中等,都为他提供了“货源”。由于有了小车,拖着走省些力气,平时他不捡的玻璃碴儿,他也照捡不误。特别让他高兴的是,“文革”开始后,街上有许多大字报。天下雨冲掉,风吹掉,他总能捡许多。有时,革命小将们撕下对方的,贴上自家的,一见我爸就喊“老头把这些都拉走”。我爸就快步装进小车拉走,心想“又有8角到手了”。他早出晚归,总是乐呵呵,从没听他说过一句苦或累。每当他把一摞一角二角或分儿钱,交给管家“财政”的母亲时,他总要说一句“下月再多捡点”,好让母亲别愁过日子。而母亲也总是说够了够了,你歇歇吧。之后,母亲肯定会给牙齿不好的父亲,剁碎一根黄瓜,温二两“130”(那时散白酒1元3角一斤,老百姓称130),以示奖励。

我父亲捡了十年破烂,供出了4个大学生3个中专生,觉得很有成绩。每当他在院子里晾晒破纸(他说不能把湿的卖给收购站,虽然那会多得点钱)时,常对我们儿女们说:旧社会我有两个工厂,当老板曾得意过;解放了把工厂交给国家,走合作化后当了工人,也光荣过;病退了为了安稳的生活,拉着小车捡破烂,腰板也是直的,从没灰心过。街上有扔的,就有捡的,这不算丢人现眼,再说还是变废为宝的事。人不能总怨天尤人,过日子要量体裁衣。凭借劳动吃饭,吃干吃稀心里都踏实。

父亲走了三十年了,让我们心中歉疚的是,他没有赶上今天平安足裕的好日子。但我们都记住了他的话与他的为人,对今天的生活总是知足又感恩。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