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除夕三趣  

2010-02-03 12:3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食物匮乏的岁月,却有三次挺有趣的除夕钣,说来您听。

1968年,我在陕西的大三线工作。除夕那天食堂发给每人半斤白面、一勺拌好的肉馅,让独身汉们自己包饺子过年。我们的大宿舍住10个人,广东、江西、四川、陕西好几个省的,有会包的,有不会包的。再说半斤面只有一茶杯多点,怎么加水和面?水加少了还好办,万一水放多了,那可没救了。另外我们没锅没盆,怎么煮?这不是大过年的给人出难题吗?可食堂的人却说这是照顾大家,让九千多人除夕夜都能吃上饺子,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时宿舍的4位西安人挺身而出,他们回家,把东西给我们。于是我们就有了5斤面可以集中统一包饺子了。我们挑了个本室最清洁的洗脸盆和面,用桌子当面板,谁的脸盆大,就当锅。再派两个没“专业技艺”的人去外边拣些木板或树枝当柴火。除夕饺子美味在望。

为了答谢4位西安好汉,一个湖南室友送给他们每人一点湖南辣椒。西安人一见干辣椒,乐得不得了,因为他们最爱吃油泼辣子面,而那时红辣椒可是最珍贵的东西。他们高高兴兴走了,我们热热闹闹脸盆煮饺子。

1969年除夕,我正在山西侯马市的一个军械厂工作。东西由后勤部发给,每人一个苹果、一盒香烟、一瓶老醋,真正山西清徐县古亭牌名醋。除夕天还没黑,我就把苹果吃了,又吸烟,可面对一瓶子老醋却犯了愁,三十晚上喝醋?

这时同屋的一个人回来了,他是临汾人,他说要与我换样东西,我问换什么?他说他有一瓶竹叶青好酒换我那瓶老醋。我忽然想起这位老兄是嗜醋如命的,平日吃饭,无醋难下咽,而当时醋是凭票供应,于是我们成交。除夕守岁,听着收音机,我喝一口酒,他喝一口醋,各品其味,其乐淘淘。

1970年我回到沈阳。那时过年过节最缺少的是油,每人每月三两油,做菜都不舍得倒油,而是筷子蘸蘸油往锅里甩甩。年前我去北京出差,家里人说千万想法弄点肥肉回来,炼些油过年用。当时出差的没有一个不是从北京往回捎点肥肉的。星期天我要请假进城,一个同志说:“你去干什么?”我把原由告诉了他。他说你要进城里,就犯了“方向性错误”。说完,他带我去了一个离城很远的农场。农场里有个小卖部,货架上空空的,只有一种玻璃瓶装着什么东西,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是精炼的猪油。我怕人家说我在抢购,我只买两瓶。可又不甘心,又到柜台前,女售货员说买多少都行,我们这里就这一样东西。于是,我大胆地买了十瓶。

除夕没啥好吃的,因为有了油,我就用萝卜丝和面炸了一大锅丸子,可把家里人撑坏了。虽然大年初一早上,一打嗝还会是萝卜气味,可毕竟吃到了油水,嘴上光光的,满心欢喜。

如今日子富足了,但偶尔想想清贫的岁月,会对好日子更加珍惜,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