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蝈蝈与笼子  

2010-11-12 18:0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沈阳解放六十二年,不由的让我想起60多年前的一件小事,还有小事中的一对夫妻。

1948年的春天,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走进我家的小院。女的也就二十岁左右,穿着阴丹青士布的旗袍,模样挺俊,人稳稳当当的,就是显得清瘦了些。男的比女人大一些,白白净净的,像个学生,可他穿的是一身军装。我妈出来一问,原来他们是想租房子。

我们家院里有三间西厢房,两间有人住,空着一间。我妈不愿意把房子租给国民党兵,可那个青年人说他不是打仗的兵,是整电话什么的。女的说他们是刚结婚的,没地方住,又说了些好话。我妈心软,就租给了他们。

住下后,那女的在家做饭,男的早出晚归,平平静静的。我妈不愿多事,也没问人家姓啥叫啥,就是有时听那个女人喊男的蝈蝈。蝈蝈回来时叫着“笼子,饭做好了吗”,院里人便知道女人叫笼子,男的叫蝈蝈。蝈蝈和笼子很恩爱,在院里生个炉子做饭时,两人有说有笑。慢慢地,院里的人也就跟他们说说话。有回我妈跟那女的唠嗑时,才知道这女人是农村人,家里遭了灾,被人卖到了城里的妓院里。没多久,就碰上了蝈蝈。也许是两人有缘吧,蝈蝈把她赎了出来,就结了婚。她说男人对她挺好,可就是怕这当兵不安稳,怕有个三长两短的。

知道了她的身世,缺个盐少个酱的,院里的大婶大嫂们就常帮帮她。日子一长,我妈还教她做个针线什么的。他们不忌讳,大伙也就叫他们蝈蝈和笼子。天暖和了,晚上蝈蝈爱拉二胡,笼子就唱几句苏三起解什么的,逗得小孩子们围着看。一高兴,她还给小孩们几块糖。有时候,蝈蝈还练几下拳脚。他有一根国民党童子军练操的木棍子,那棍子是空心的,一抡起来哗啦啦响,晚上闲了,他就逗着小孩们玩。天黑了,要睡了,小孩们就喊“蝈蝈进笼子了”,引得一院人哈哈笑。

大杂院的人家,夏天睡觉都关门不关窗。有天夜里,我妈推醒我,说院里有动静。我人小耳朵尖,一听,我说是蝈蝈那屋有人哭。第二起来,我就见蝈蝈穿的挺整齐,拎个提包往外走,笼子抹着泪在后边送。院里人不知咋回事,也没敢问。这时,蝈蝈停住脚,向院子里的人拱拱手,说他要出去一程子,希望大婶大嫂们照顾一下笼子。等他走了,笼子才说蝈蝈要上前线了,不知啥时候能回来。

蝈蝈走后,笼子就不怎么出屋。有时候上街,一出去就一大天。那正是沈阳解放前夕,人心惶惶的,老百姓一口袋钱换不回半袋米了,都愁眉不展,蝈蝈与笼子的事也就没太去问。

是蝈蝈走了一个多月吧。有一天,一个当兵的跑进院直接进了蝈蝈他们的屋。一会儿,就听见笼子哇哇大哭。等那个兵走了,我妈和院里的人进去一问,才知道蝈蝈死了。第二天,笼子拿个小包也走了。我妈问她上哪去呀,她说不知道。

这个事到此也就该完了。可是,沈阳解放后日子好了,也觉得日子过的快,有一天我和我妈去买菜,妈妈指着一个穿大褂的女人问我,说你看那卖菜的是不是笼子?我说像。我妈上前一说话,真是笼子。经我妈与她一唠,才知道原来蝈蝈没死,他一到前线就跟大伙投降了。她说蝈蝈现在在一个大工厂上班,还给了间住房,就是两人都忙。她说本来想一块儿来看看大妈大嫂们,可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真得谢谢解放了,像我们俩这样的人……”她低着头。我妈拉着她的手说,别说那个,这好日子开了头,还长着呢,有工夫上大院去,大伙还想你呢。

笼子抹着泪说,这沈阳的人对我们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