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nku41的博客

 
 
 

日志

 
 

2009年8月31日  

2009-08-31 12:1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瓶梅》的第四种版本

 

                                                                                        张蓬云

   人们都知道《金瓶梅》有三种版本:即词话本、崇祯本、张竹坡评点本,现国内只有词话本。如果想看到另外两个版本,只好到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图书馆去复印,那里《金瓶梅》的各种版本和资料一应俱全。但人们有时也会忽视另一个新版本,严格说它还不能算第四版本,只能说是个缩写本,或是洁净本。它就是1988年5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金瓶梅故事》,作者韩英珊。

   根椐古典名著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词话》缩写,把百万字变成17万字,而且以凝练的语言再现原著风貌,确非易事。但作者是怀着以“一部严肃、健康、洁净、凝练、通俗、忠于原著神核风貌,削删冗枝及污秽描写,又有缩写者个人创作风格的《金瓶梅故事》,架起《金瓶梅词话》大著通向民众的‘小桥’,以稀释普通百姓积聚已久的神秘心理。”因此,作者甘愿付出辛劳。然而,他想不到的是一埸恶运正向他及为他编发书稿的编辑、杂志社走来。

   1983年8月中旬,国防科工委主任张爱萍、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倪志福倡导发起的全国神剑文学艺术学会在北京召开。这个组织旨在团结全国军工系统中的作家、画家、摄影家等文学艺术爱好者为军工现代化服务,深入基层,寓教于乐,提高军工职工文化素质。军工各部委、各省都有主管同志出席。而且,各部委及各省都选派一名作者与会。笔者记得上海来的是电影《快乐单身汉》的编剧,陕西省是一位诗人王德芳,笔者代表辽宁省。当然还有许多各地的小有名气的作家、画家,也有许多北京的名家、大家。不过几天会议处得比较熟的还是几位军旅作家,如科工委的专业作家韩英珊。头一年大伙是相识相交,第二年开常务理事会时再相逢就成了朋友,是朋友就谈些创作甘苦、写作意向之类。这时,我们听说韩作家正在写一部可能出彩又出名的书,就是缩写《金瓶梅》。我们都预祝“韩氏版本”早日问世。

   在这儿要多说两句。神剑学会成立后,总会有大型期刊《神剑》,总会要求各部委及省出自己的刊物。于是,山西办了《太行山》,安徽办了《三月风》,航天部是《航天文艺》,航空部是《航空文艺》,陕西出版的叫《剑魂》,主编王德芳。这十多种刊物有的是行业内部发行兼顾地方,有的是交新华书店发行兼顾行业,《剑魂》属后者。再说主编王德芳他是很有名气的诗人,曾出席1965年中国第二届青年作家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周总理的接见。韩英珊便把缩写了的《金瓶梅故事》手稿交给王主编,请他过目,并希望能发表。王主编看过,又请上级领导省工办的主管、处长审批。几个人都觉得这缩写本很好,于是同意刊登。这时,王主编犯了秀才头脑发热的毛病。他如果把书稿与其它散文、小说、诗歌混在一起编入一期杂志内,也许不会出事儿。可他为了扩大刊物影响力,采取出专号的形式,一期刊物17万字登完,并由新华书店发出新书预订单。这下子可不得了啦。为什么?

   《金瓶梅》几百年来都被列为禁书,一个“淫”字筑起一堵不得逾越的高墙。

   《金瓶梅》是个野种,不知作者是谁。明清以来虽有人偷偷刊印,但流布不广。清康熙26年(1687年)40年就两次颁布“禁刻淫书”的命令。但让人寻味的是康熙47年,皇宫内不但有人看“淫书”,还有人把它译成满文问世,译者却是皇上的弟弟。看起来禁书的“禁”还是有个框框的。

  鲁迅花30块大洋买过一部。读后他公开评论说,“实在是一部可诧异的伟大的写实小说”。另一位学者郑振铎说《金瓶梅》是“中国小说发展的极峰”。1957年,毛主席说:“《金瓶梅》可供参考,就是书中污辱妇女的情节不好。各省委书记可以看看。”于是,有关部门以“文学古籍刊行社”名义,影印了2000部《新刻金瓶梅词话》。发行对象是省委书记、副书记以及同一级别的正副部长。两千部书都有编号登记存档。到了近些年,香港的书商脑袋瓜子转得快,他们不但刊印此书,为了能占据内地的地摊书市,他们将《金瓶梅》删节,换以《潘金莲》《李瓶儿》之书名私售,打了个擦边球。198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韦君宜“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同意印刷少量此书,供作家、研究人员使用。当时此书分上中下三册出,印了一万部,是根据1957年的版本,又删掉19161个字,称为洁本。

   《金瓶梅》如此神秘,又如此难看到,1985年西安的书店向外发出预订《金瓶梅故事》,反应可想而知。不到几天全国各地书店共预订三百万册之多。这下可忙坏了《剑魂》杂志社的人。于是,他们在陕西与甘肃共找了10家印刷厂同时开印。无巧不成书,也该着这个小杂志社走背运。在甘肃平凉县印刷20万册的工厂内,一天走进一个退休的老者,他跟这儿的人都很熟悉,顺手从机台上拿起一张印页,不看还好,一读文字,他大惊失色。原来此人退休前是在新闻出版局工作,于是,出于工作责任感,他一封反映信递到了“上头”的有关部门。有关部门与这位递信人一样,他们根本没看全书,甚或连一个章节也没看,只是知道这里有“金瓶梅”。快如闪电,上头立马下令:停印,封存,查办!

   这期杂志印好并流传出去的不多,绝大多数被销毁。王主编被免职,杂志社被吊销刊号。可让人感动的是,就在此困境下,王德芳主编还东挪西凑弄了2000元钱,坐火车到北京给韩作家送去。当时的月工资也就百十元钱吧,这笔钱让韩作家感动不已。因为他当时的处境也相当尴尬:上边对他的处分是两条路,一是脱下军装转业,二是写深刻检讨。韩作家热爱军旅生涯,于是开始写非常非常深刻的检讨。

   到了1987年,在宽松的气氛下,山东齐鲁出版社分上下两册出版《张竹坡批评天下第一奇书金瓶梅》。为慎重他们没有刊用原书绘有性埸面的绣像,而是请当代画家另作新图插入,并删掉了有关性描写的一万多字,书出一万册,发售范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相同。既然百万字的《金瓶梅》都可以出版,删节得只剩17万字,而且“水洗”得如此洁净的《金瓶梅故事》怎就不能出书?在此背景下,韩英珊把《金瓶梅故事》交作家出版社。这就到了1988年,社会气氛比前几年舒畅多了。但仍然有人阻挡,书印出来了也不准上架销售。这时,作家出版社总编辑从维熙和常务副总编房树民,总编室主任蒋翠琳毫不让步。于是,有关部门请来了文艺报副总编阎纲、作家刘绍棠、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所长许觉民、评论家曾镇南对封存的《金瓶梅故事》作鉴定。通过他们认真负责地审阅,结论是:此书与污秽是挂不上钩的。于是,1988年下半年,印了30万册,定价2元5角钱的《金瓶梅故事》大大方方上了新华书店的柜台,《金瓶梅》也就有了第四个版本。当第一个把此书出版的、又因此事被撤职的王德芳知道后,他高兴地说:好啊,《金瓶梅》终于有了第四个版本,不但便于阅读,而且是个洁净本。

 

                              (沈阳市346信箱   邮编:110034)

                              (电话:024--86130086   张蓬云 )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